Pages

8月 20, 2013

我們最大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沉默、我們的遺忘


818拆政府活動的舞台後方,異常的寧靜。而總統府前面隔著雙層拒馬與大隊警力,在這裡除了交通繁忙的道路車聲,你要仔細聽才能聽到遠方的抗議聲。
當下其實有點錯亂,彷彿身處兩個不同的時空那樣。甚至懷疑起來,我們這麼微小的聲音與力量,真得有用嗎?其實在前往活動場地的路上我就不斷的質問自己,這樣真得有意義嗎?西門町一樣的熱鬧、繁榮,桃源街的牛肉麵店一樣大排長龍。

但聽到幾位教授的演講,又讓人重新充滿力量,"我們最大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沉默、我們的遺忘",這些狗官們是很清楚這點的。過去數十年的經驗告訴他們,台灣人是健忘的,只要下一個大事件到來,就可以順利轉移焦點。他們也知道台灣人是老實溫和的,大多人只想選擇安分的過日子,所以他們才敢這樣胡作非為、為所欲為。

然後就有人說,你們這些不理性的"暴民"丟雞蛋、潑顏料、佔領內政部,這樣跟那些官員有何兩樣?也有人說,大多數人都支持的事,明明就是依法行政,你們這些滋事份子不明就理的亂抗議什麼。
我想問說這些話的人真得有了解過前因後果嗎!我猜應該是沒有,因為如果了解後還說得出這種話,不是腦子壞了就是本身是站在利益的那一方。很想請他們好好聽聽徐世榮教授與彭明輝教授的演講(但我想腦子有洞的人應該也聽不進去),對於一個失去誠信、滿口謊言的政府,到底是還要跟他講什麼理性?




大埔事件比起洪仲丘案受矚目的眼光較少,除了少了媒體24小時的強力放送外(所以媒體如果被壟斷事件多可怕的事),還有應該就是跟多數人沒有切身關係。真得沒有關係嗎?這麼多的所謂開發案,表面上說是為了經濟發展,實際上根本就是與財團交相炒作土地,今天我們連房子都買不起,就是因為你在背後默許了這討好大財團,卻忘了人民才是主人的政府。我們的沉默只會讓政府更為所欲為,今天我會站出來抗議,不只是因為大埔事件,而是這政府完全就不傾聽民意、不在人民放在眼裡,以為還活在70年代嗎。
昨日拆大埔,今日拆政府,只是一個口號,重點是在背後的精神,我們必須要站出來讓政府知道人民是有在看,是有聲音的。
  
再回到關於"不理性"、"要有禮貌"的話題,這時候要感激我們的教育良好嗎?教出了這麼一大群安分守法、老實的老百姓,這大概已經是全世界最理性的革命了好嗎!我們的教育似乎只教大家循規蹈矩而不教人邏輯,今天如果可以悠閒的坐在家裡聽音樂上網,誰沒事會想在星期假日的下午出來曬太陽?今天如果可以安居樂業的生活,誰會想要上街頭抗議?

在對比到前陣子關廠工人臥軌抗議的事件,在痛罵他們的當下,你有停下來思考過五秒鐘嗎?這些人為什麼沒事要來臥軌,有些人的年紀都可以當你阿公阿罵,為什麼不在家裡看電視要跑出來臥軌,臥軌抗議很好玩嗎?沒事妨礙別人交通有趣嗎?
又不是像那些狗官,想做啥就做啥,一定是因為有逼不得已的原因嘛!官逼民反沒聽過嗎,只要稍微冷靜一下思考,有點邏輯觀念的人想必不會破口大罵,反而會帶點同理心的想,這個社會是出了什麼問題,才會讓人做出如此不堪的事。

所以說我們從小的公民與道德教育根本就完全不及格 (廢話,都被借去上國英數學了啊!),對比國外動不動就地鐵、機場罷工,民眾卻視若平常(也許我只看到表面啦!),台灣還有很多要努力的地方啊!這篇關於對抗當權者的文章寫得很好,我們的矛頭應該是指向政府不是嗎。

1 則留言:

  1. 我看到這篇投書的時候,就想到你的文章,看看吧(最下面有連結)

    徐斯儉/國家冷暴力

    (節錄)

    「冷暴力」比真暴力更可怕

    我們國家號稱民主政權,政府動輒高舉依法行政,但是藏
    在這種民主和法治背後的,卻是更可怕的「冷暴力」。之所以更可怕,因為往往比威權政體赤裸裸的暴力還更難察覺、更具欺騙性,甚至看起來更有正當性。這種國家的「冷暴力」往往打著所謂「發展」、「公共利益」和「法治」的幌子,但實際上使用人民通過民主選舉賦予他們的權力,勾結尋求暴利的開發商,透過法律和政策的諸多細節,用看不見的「冷暴力」遂行了對人民財產的活生生掠奪。

    那些不斷說抗議民眾是暴力份子的人,我建議他們思考一下,與國家的「冷暴力」相比,我們民眾的抗爭簡直是太和平了。不檢討國家「冷暴力」背後的政商貪婪與不正義,竟反過頭來指責財產受損、精神受虐的民眾是「暴力」,這種言論等於是擴大了國家「冷暴力」的罪惡!

    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13/new/aug/26/today-republic4.htm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