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月 16, 2014

大檜山一點也不順訪哈崙工作站 (下)

昨夜舒適的營地

Day 6
由於行程趕上了,且一天從大檜山頂下2200公尺到溪底根本是件幾乎不可能的事,因此今日很悠閒的看到日出才起床。

一路順利的接回到大檜山上,最後快到山頭時,貼著左側的稜線邊緣走,意外發現比前幾天下來的腰繞路更好走,輕鬆的接回到大檜山頂南方大約 50公尺的稜線上。
下到 2600m左右又回到令人心煩的芒草陡坡中,此處路就變得有點難跟。唐豪跟小廣帶著綿綿順順的就沿著一條小溝下去了,我本來也是緊跟在後,但古大師忽然在我背後跌了好大一跤,變成烏龜翻的窘狀,只好下背包回頭救他。趁大師休息的空檔,想說四處隨便探探路,結果意外的芒草叢中接上裸露的小岩稜,也就是蚯蚓他們紀錄中提到的大石那,便循著來時路下。連摔倒都可以摔得那麼準,不虧是大師XD

爬到巨石上展望非常的好,南二子雙峰、針山、千古寒盡收眼底。看著下方在芒草叢中奮戰的三人,有點抱歉地向他們喊了聲加油,不過豈能放過這個拍照的機會,和大師拿出相機在此狂拍。
本來以為唐豪應該會下背包爬上來拍照的,結果拍了大概有快30分鐘左右,還不見任何人影,趕緊上背包追上。走不到3分鐘就聽到前面有聲音,他們本想切回稜線上避開腰繞時的芒草陣,想不到稜線上是斷稜,非常難爬的陡峭岩壁。此處應是紀錄中稜線陡峭,往左橫腰一小段,沿著小乾溝上的地方,認命的還是從原來難下的小乾溝路走。

不知何時才能去爬針山

過了 2400m左右的那段好林相後,那些難走的路又回來了...費了好一番功夫終於回到 2000m取水處再上來的那個崩塌地了,到此之前的路很怪,路條都在稜線右下方的灌叢中腰繞走,結果其他人跟著跟著就被騙下去。而我一向很討厭阿雜的地方,寧願貼著左邊完全崩塌掉的暴露稜線走,好運的跟上原路。把大家叫回來後,和唐豪坐在此地休息許久,因為我們兩個一樣完全不想面對取水處那潮濕陰森的那種不蘇福感(一方面也是等其他人慢慢下地形)。此處看針山的樣貌又變了,奔驣的白雲懷繞在針山周遭,有如潑墨畫的意境,又比早上萬里無雲時有氣勢多了。
取水後本來想一口氣下到 1300m山頭前的小廢棄獵寮平台住的,卻忘了1500~1900m這段超難搞的,到 1500m第二天住的營地時便不爽走了,在此紮營。

大檜山這條稜線真是讓人完全消磨鬥志的地方,因為不管怎麼想 "加油!今天已經下了 1200公尺了,明天只要再下 1000公尺就到溫泉囉!" 這句話,都一點也不會讓人感到欣慰啊!!這種這麼陡直的稜線到底是如何長出來的啊........

溪底近在眼前,卻遠在天邊,還要下2000公尺才會到....

Day 7
連續好幾天沒下雨的紀錄,就在昨晚被中斷了。一大早滴滴答答的雨滴聲讓人超不想面對的,拖拖拉拉了半天才姍姍出發。

在雨中與這種中級山林相奮鬥,實在是一件很鳥的事,還好一想到今晚有溫泉可泡,心情上好過一些。在下到大約 1100m的高度時,右方有一條紛紅色路條分出去的路,跟了一小段方向是一直往西下去,感覺就是從二子溫泉北邊那個烏龜島接上來的路,路沒有砍的很寬,但是路條很新。一時鬼迷心竅有點想要跟下去,因為感覺離溫泉好近啊!後來被唐豪拉了回來,想說還是跟著原路走比較保險,可不想再浪費一天住在這鳥斃了的中級山中。
忘了看是什麼團體的路條了,不過想上的人也許可以考慮從烏龜島那找看看路,可以省一大段距離,而且又不用面對大檜溪那高的誇張的舊河階地形。(後來有朋友又去了一次,那邊路況的確好非常多)

在1點時順利下到洽勘溪床,回首來時路我只能對他喊了三聲 "Fuck You"來表達我的五味雜陳的心情。一回到溫泉邊,我用了 20秒的時間把背包、雨鞋丟掉,然後邊脫光衣服邊滾到溫泉中,全身刺痛的傷口讓人清楚的感受到自己還活著。人生夫復何求,此時一池熱水與一碗泡麵就讓人萬分滿足(當然有一瓶啤酒更好)。

對比我與唐豪花不到一分鐘就已拋開一切的牽連,泡在溫泉中。後方的小廣、綿綿和大師三人,根本就是人生淡定組。完全沒聽到一絲歡呼聲,慢慢的放下背包,慢慢的脫掉雨鞋,還有個人還特地走到溪邊洗了衣襪,又看到一人緩慢的從背包中掏出東西.....
說實話,我當下非常敬佩這三人,在操了六天沒洗澡,全身疲憊且傷痕累累的這當下,還能如此淡定的面對溫泉,這如沒有過人的意志力怎麼可能辦到啊!

泡了溫泉爽完後就很想喝啤酒,前天聯絡魯夫老師說要帶啤酒與好料的進來的,但是到了3點多了仍未見人影,唐豪隨口一句 "他們該不會是天黑了還走不到,結果在前面的匯流口紮營了吧!因為我曾經有遇過這樣子的情況"。結果隔天一大早,就看到遠方有兩人雀躍地走了過來,他們真得在大檜溪匯流口迫降一晚了.....
我都無言到說不出話了,只能在一旁大笑,完全就是鐵嘴郭啊!

在山上的最後一晚總是讓人不捨,這次行程多虧了老天的保佑,不只給了我們許多天的好天氣,讓我們順利的到達哈崙工作站,今天綿綿不小心失足墜落了至少有 5公尺,好在也只有一些皮肉傷,有拜拜還是有保佑的。每次走這種探勘路線,看大家搞得慘兮兮的,就不禁自問到底是為什麼要這樣。在每次的過程中,總是不停問自己到底為什麼沒事要來走探勘自虐?下山後卻又開始想著下次要去哪。我想這應該是一個網羅,也是一個犯賤的詮釋之一,Witchcraft。

此次堅強的隊員們
架式十足坐在門口的小廣,但這是禮堂應該去警察局前坐才是啊!
超強力攻擊手,只要給他個方向就會開出一條大路來

大師八天來最意氣風發的時刻
鐵道達人+ 攝影大師,沒有大師的堅持大概很難成行
遙望針山的唐豪
全身是傷的綿綿,促成此次隊伍最大的推手,意志力驚人啊!

2 則留言:

  1. 哈崙工作站, 令人回味的地方.
    以前我是從能高那邊過來, 過了能高南之後, 轉東經牡丹岩附近溜下來的. 那時候, 到達哈崙工作站之前還有好一段路可利用台車, 但是要自己划, 像陸上撐船似的. 最後是從現在的池南森林遊樂區出來.
    你們這樣走未免太強了, 佩服!

    回覆刪除